400-629-1588


行业新闻

大潮过后,99% 的自媒体都将化为灰烬


By admin-2015-11-11

大潮过后,99% 的自媒体都将化为灰烬




当我们今天谈论视频自媒体的时候,许多人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往往是罗胖的《罗辑思维》或者高晓松的《晓说》吧。很多人刻意地忽视了2008到2010年那段时间里,中国网络上曾经出现的播客狂潮,而将今天这些高端脱口秀当作视频自媒体的开端,这一点并不公平。今天的年轻人听到叫兽易小星的名字时,往往只会想到微型网络剧《万万没想到》的导演叫兽易小星,而非网络知名播主、恶搞达人的叫兽易小星。更多的年轻人甚至已经忘记了《令人蛋疼的西游记》或者《民工也疯狂》这样曾经在网络上引起轰动的作品。网络文化的速朽往往让人觉得今天的年轻人是没有回忆的一代人,他们很难用一个标志性的节目来作为自己青春的路标,最终只能用“那年叫兽还有头发”这样模糊的贯口来伪装自己青涩的胡茬。


中国网络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止一次的UGC狂潮,但这些狂潮往往显得过分短暂而让人忽视了它们的存在。


早在博客中国的时代,许多人就曾尝试将自己的作品放到博客上连载,一度涌现了不少颇为优秀的作品与作者。然而,当这一波风潮过后,人们常常发现,这些最先利用网络成名的人要么迅速地走向平寂,泯然众人矣;要么被传统的媒体收编,迅速地将自己在网络上的名气变了现。许多人将这样的现象归咎于当时网络文学盈利手段的欠缺,使得作者难以从自己的作品中获得必要的报酬。例证就是类似起点这样给予作者收入分成的网络小说网站一直运营得不错,而那些免费的文学社区则往往难以持久。然而,起点是标准的PGC模式,起点的网络小说写手也是一个高度职业化的人群。这似乎揭示了中国UGC模式的发展规律,不管多么轰轰烈烈,最终还是要回到传统的PGC模式上来。


纵观整个2014,今天的自媒体们也正在重蹈昔日博客、播客的覆辙(当然,播主与博主们也是符合自媒体的定义的,但今天的自媒体在运营方式、盈利手段等诸多方面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所以姑且不划分为一类),大量的人员涌入致使竞争激烈,人气不高的自媒体的发声往往被掩盖在大量同质化的内容之中,而已经成名的自媒体却开始向传统媒体靠拢。《罗辑思维》一直被视为自媒体的典范,但实际上,《罗辑思维》团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相当专业化的内容制作团队。虽然每个人都身兼数职,但分工明确,并不亚于普通的杂志社或者栏目组。许多原本属于个人名义的公众号与微博大号,现在也开始接受投稿,有专门的团队负责运营。这些所谓的自媒体正在无限地接近原本他们试图颠覆的传统媒体。普通的个人生产者最终还是变成了专业的内容生产者。

现在,成功的自媒体除了将品牌形象与信用背书全部都挂靠在人格个体之上以外,与传统媒体在运营方式上的区别就只有传播途径的不同了。然而,这个模式有着不可忽视的缺陷。一旦自媒体的人格个体身陷丑闻以至于信用破产,他名下的自媒体也就自然随之崩溃。对于这个问题,罗振宇曾经不无悲壮地回答“工业社会的组织要按照蓝图施工,确保正确。而在生态世界里,从来都是靠大量死亡来换取点滴进步的。所以,(人格)破产就去死好了”。但问题是,如果大量的死亡却没有带来我们所期望的生态进步,这未免就有些悲剧了。我很怀疑这样的“大量死亡”是否真的有意义。

今天轰轰烈烈的自媒体大潮,最终还是会回落到职业化的少数文化精英的掌控之下,历史总是螺旋式地上升相比于在大量的无用信息中翻拣有价值的信息,人们依旧会喜欢预先经过挑选,被送到他们眼前的内容。过度的生产商品会导致经济危机,过量的生产内容也会引起信息的过载。经济危机最终导致了民生的凋敝;同样,信息过载也会导致读者读不到想要阅读的内容。所有的生产者都一股脑儿地涌向集市绝对是一个悲剧,混乱的叫价与参差不齐的质量最终只会导致商品整体的贬值。

内容的创作是需要持久的热情的,一旦过度地消耗了自己的热情,往往就很难再恢复。无数年轻的内容创作者相信这个时代不会辜负自己的努力,而选择在这个自媒体的大潮中过度地燃烧了自己的热情。我们的确看到了万丈的光焰,但当大潮过去,绝大多数的自媒体人都会化为灰烬。我们会记得我们看过的烟花,但永远不会知道,熄灭的烟花最终落到了哪儿。


3




清美服务咨询

400 629 1588

清美品牌 - 北京 朝阳 建外SOHO16栋20层2001
北京清美未来广告设计有限公司 所有
电话/8610-58694115
传真/8610-58694117
京ICP备12041594号-2
www.highestchina.com
人事部: hr@highestchina.com office@highestchina.com
© 2003-2018 highestchina.com 版权所有